轩辕望脸色有些胀红
发布日期:2020-06-04
凤少爷脸上神色,让人一眼就看出他心情非常不好。“咦,真巧啊,又见着你了,凤羽。”身后传来熟悉的招呼声,凤羽却理都不理,身后那人显然也是位好事者,三步两步赶上了凤羽:“喂!”“滚,别烦我!”追上来的是崔远钟,他怀中抱着个大纸包,吃惊地看着凤羽。两人虽然隔三岔五便会打一场,相互间也少不了谩骂,但像这样还是头一次。当他的目光在凤羽胸腹间衣襟破烂处扫过时,他细长的眼中射出晶亮的光来。“输了?”“说了别烦我!”凤羽听到一个输字,心情就更加不痛快,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可以神气的,土头土脑的呆样,一看就是小地方来的。不过,那小子的剑……那小子的剑确实厉害呵……“哈哈哈哈,这一剑连裤带都给你割断了吧,哈哈哈哈……”崔远钟看了凤羽衣襟的破痕,立刻揣测出那一剑的角度与力量,禁不住大笑起来,这笑声让凤羽更烦了。“鬼吼鬼吼的,怕别人当你是哑巴吗?”凤羽瞪着崔远钟,“有胆来和我比剑!”“算了,算了。”崔远钟眼中有跃跃欲试的表情,但迟疑了下,他摇头道:“我还要给老师送药去,和你打起来就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你是在哪个剑师手中吃的亏?”“不是。”凤羽沮丧地低下头。“剑匠?”崔远钟微微一惊,“东都开定的剑匠里,能干净利落地击败你的可不多。”“也不是。”“到底是谁,快说,难道……难道东都来了剑宗?”崔远钟眼中净是兴奋,如果东都来了位剑宗,他拼了被老师责骂也一定要去见识一下剑宗的绝技,这被天下剑会承认为一代宗师的剑手,一定有自己独到之处吧。“别瞎猜了,是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小子,可能比我们还小一些。”凤羽低声道。“不可能!”这是崔远钟第一个念头,但片刻他就想到,凤羽是从不在这种事情上说谎的。他略略屏住呼吸,问道:“那小子在哪,叫什么名字?”“轩辕望……”一提这个,凤羽心中就有气,那个小子不但不听自己报名字,还叫嚣要自己去找他报仇,这么让人讨厌的家伙,自己还从来没遇上过!“轩辕望?”崔远钟疑惑地思索了会儿,这是个陌生的名字,但从凤羽嘴中说出来后,就深深记在了崔远钟的心里。“妳不是说妳把剑招都忘了吗,可刚才妳厉害得很啊,为什么不教我!”此刻轩辕望,正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对着绯雨大发雷霆。“人家是忘了嘛,刚刚比剑的时侯,那些剑招是自己跑出来的……”绯雨怯怯地说,全然没有方才占据轩辕望身体时的神气。“伤脑筋,妳还给我惹事生非,为什么要报我的名字!”轩辕望真恨不得去卡住这个非鬼非妖的家伙的喉咙,她可惹下大麻烦了。“人家是为你好嘛,人家想让你出名啊!”绯雨像是在撒娇一样,她知道轩辕望最怕她这样,这个心思简单的少年实在是太好对付了。轩辕望果然吭了一会气,嘟哝着道:“那也不该这样失礼,那个小子现在恨死我了,下回再见着,我一定会死在他手中的。”“放心啦,今日这一战,我发现我又记起了许多过去的事情,我会再教你的。”绯雨吃吃笑道:“只要你好好练剑,那小子一定打不过你。”“说起这个,今天我好厉害,挥剑出去竟然也有剑气!”轩辕望有些兴奋地道。“哦,你还记得上次你昏了三天么?”绯雨道。“上次在丁叔家里我昏过去三天……”轩辕望猛然记起此事,不由得扯紧衣服,戒备地看着绯雨,他发现比起初次见到时,绯雨的身影似乎清晰了些。“妳没有对我怎么样吧?”“去,一个臭男人,我能把你怎么样?”绯雨的声音里似乎也有些羞意,她轻轻嗔了声,“我不过是替你疏通了经络,让你身体能承受能力相应的力量而已。你起步较晚,要从头练气,那一辈子也赶不上别人啦!”轩辕望心中有些感动,那一日他多次斥责绯雨,绯雨却始终没有提起此事。他顿了顿,挠着头不知该如何对绯雨表达自己的感谢,过了会,他道:“我一定好好练剑。”“那个小子,你在做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让轩辕望收回了神,他慌忙向绯雨看了一眼,发现她已经消失了。轩辕望这才回头,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手中提着个包裹,正站在一家门前瞪着他。“来做贼的是不是?”那个男子看到轩辕望回视过来,似乎觉得自己受了侮辱,随手摸起一根木棍:“你们这些乡下来的臭小子,个个都是贼胚,不揍揍你们就不知道什么是规矩!”“不是,不是,我不是贼……”轩辕望见他恶狠狠地逼了过来,忙不迭地道。当他转过身来,那汉子便看到了他捧在手中的长剑,脚步不由地停了下来:“臭小子还带着剑,想入户抢劫?”轩辕望上前两步正要解释,那人看到轩辕望提剑过来,吓得脸色都白了,大声嚷嚷起来:“左邻右舍的老少爷儿们快来啊,这有个乡下来的小贼执剑抢劫了,快救命啊!”“我不是!”轩辕望刚回了一句嘴,听得脑后一扇窗子砰地打开,紧接着什么东西就向他的后脑砸了过来。轩辕望躲开飞来的砖块,还想说什么,却发现从周围几家院子里闯出一群拿着菜刀棍棒的男女老少,叫叫嚷嚷地喊杀喊打。“救命啊!”轩辕望吓得大叫着跑了起来,这些城里人,为何如此不可理喻,为何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跑了良久,轩辕望只觉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了下来。“那个小子,你过来!”还不等他喘过气,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又在他身边响了起来。轩辕望给吓怕了,立刻做好逃走的准备,向说话的人看去。“看什么看,就你小子,过来!”说话的是个瘦小干枯的男子,他个头比起轩辕望还要矮上一些,看起来很是精悍。他瘦小的身躯能发出这么大的呼声,倒让轩辕望吃惊不小。“是我吗?”轩辕望指了指自己。“就是你,除了你还有别人嘛!”轩辕望有些迟疑地走了过去,那人鹰一样的眼睛上下打量了轩辕望几眼,突然身体轻轻一晃,轩辕望只觉眼前一花,“铮”地一声,原本抱在他怀里的邪剑已经被那人抽出鞘。那人一剑在手,眼睛分外亮起来,短小的身材也似乎变得高大了。轩辕望还没来得及出声,那人挥动邪剑,剑光暴涨,围着轩辕望全身缭绕。轩辕望只觉得脸上、脖子上袭来森森的寒意,那剑刃贴着他的脖子而过。“嗡”地一声,那人收住了剑,双指在剑脊上轻轻一弹,笑道:“怎么样?”“啊……好,好厉害!”轩辕望吃惊不小,没想到在东都的第二天,自己就遇着两个剑艺高手,眼前这人出剑迅捷绝不在方才那凤少爷之下,而每一剑都贴着自己身体掠过,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其拿捏之稳,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更在那位凤少爷之上。“想不想学?”那个矮子捏着剑柄一掷,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剑“嗖”地被掷还入鞘,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发出铮铮的吟声。轩辕望用力地点着头,那矮子一拍轩辕望的肩,爽快地道:“那好,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进来吧!”“啊?”轩辕望被这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弄得有些迷糊,自己怎么莫明其妙就成了这矮子的徒弟了?“怎么,你不愿意?”矮子拍了拍胸,“我董千野堂堂剑师,还会辱没你不成?”“剑师!”轩辕望眼前一亮,一位剑师,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高人啊。他不由得仔细打量着这个自称董千野的人。董千野收起脸上的市侩样子,肃然立在那里,他个子虽然不高但倒也有种气势让人不敢小瞧。轩辕望顿了一下,讷讷问道:“董……董先生,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我见你根骨不错,又有一些根基,只是缺乏名师指点,便生了爱才之心。”董千野一口气说了下来,轩辕望有些晕忽忽的,没料到自己在这剑师眼中竟然如此不凡,不由得也有些得意起来。跟着董千野在巷子里绕了会儿,跨进一扇偏门,轩辕望好奇地东张西望,那董千里将他引到一处堂前,自己往那大堂中间的太师椅上一坐,道:“行礼吧!”轩辕望看这大堂中已经坐了几个人,看起来都是市井商贩的模样,心中微觉不对。但转念一想,古人云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这些人或者都是隐在市井之中的剑艺高手,像董千野,一开始见到他时,他不过就是位其貌不扬的市侩而已。“追随八臂剑门董剑师,算你这乡下小子有福了!”那些坐在一边的人见轩辕望有些迟疑,嚷嚷着道。轩辕望脸色有些胀红,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董剑师,我从乡下来……可缴不起拜师礼啊!”董千野与那些旁观者互相看了看,微微一笑道:“我爱你资质,至于拜师之礼我就不强求,你能给多少便给多少吧。哦,今后在我这,包你吃包你住,你不必担心生活问题。”轩辕望听了再无迟疑,他之所以离开华州府城,便是要找一个能让他专心学剑的地方。因此他忙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向董千野行了三叩之礼。“对了,董老大,你这新徒弟叫什么名字?”旁边一人全然不顾轩辕望脸上的肃穆,大咧咧地对董千野道。“你叫什么名字?”董千野也怔了下,这才想起还没有问轩辕望的名字,轩辕望报上了自己的姓名,董千野嗯了声又道:“好,你起来吧,我八臂剑门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你只要听师傅的话便可了。”“怎么又迟了?”崔远钟抱着纸包来到他老师身边,老师低低地问了一声。“又遇上凤羽了,和他说了会话。”崔远钟将纸包打开,熟练地将里面草药分好,放在砂钵里。忙了一会儿,房间里开始弥漫着草药那种浓郁的香味。“老师,你说凤羽的剑艺,能够有几品?”天吾洲的剑客,都由各国剑会根据其剑艺水准划分等级,虽然在标准上有些出入,但剑匠、剑师、剑宗是练剑者追求的三重境界。也有部分习剑者对这样笼统的划分不满,试图改变给剑客定级的方法,但大多难以推行。“凤羽……若是按剑会的标准来看,他还不够定级资格,但他的剑技,内幕资料应达到了中等剑匠的水准了。”在替一个老人把脉的老师道,他脸膛白净,相貌英俊,虽然留着漂亮的八字胡,但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这样年纪轻轻就能坐堂为人治病,如果没有真才实学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老师,我是问凤羽的剑艺有几品呢!”“呵呵,将剑客分为三十六品的理论尚不成熟,我还需要仔细推敲才成。”老师微微一笑,他正把脉的老人饶有兴趣地听着这师徒二人的闲扯,这时也插上一句嘴:“华先生医术剑艺,天下无双,应该建一所大宅院,一边是华先生为人看病,另一边是向华先生学习剑艺的弟子。”“您过誉了。”对这个老人,被称作华先生的老师很尊重,他略低一低头,过了会儿道:“我还差得远呢,无论是医术,还是剑艺,我都还只是刚入门啊!”“过谦则近伪。”老人文绉绉地说了一句,微笑着看着华先生。华先生坦然一笑:“实在是如此,虽然学医练剑多年,医与剑究竟是什么,我还不太明白呢!”老人顺着华先生的目光望去,正堂墙上,挂着一个龙飞凤舞的“道”字,老人脸上的微笑收敛了起来。如果华先生说的是医道、剑道,那么他确实不是在谦虚啊。“老师,你大概估计一下,凤羽按你的三十六品定剑论中,能够有多少品?”华先生若有所思,过了会儿道:“应是七品至九品之间吧!”“那若是有人能从容让凤羽抢攻六十四剑,等他所有招数使尽后便一剑击败他,那样的人能有多少品呢?”华先生微微笑了:“这样的人,在东都不多吧,莫非凤羽惹上了从外地来的某位剑宗?”“这个凤羽,整天就知道满城找人斗剑。”老人不失时地插了一句,“远钟,你与他斗过许多回了吧,胜负如何?”“他进步很快,但我黄金之剑在手,他要想击败我,还不容易。”崔远钟在老师面前很尊重,但并不拘谨,“老师,你还没告诉我击败凤羽者的品级呢!”“要想轻松击败正常状况下的凤羽,至少应是十二品以上吧!”华先生放下老人的腕脉,转移了话题:“太傅,服下今日这一帖药后,您可就大好了。”老人微闭起眼,捻须沉吟了会儿,脸色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华先生,前次与你谈的事,你意下如何?”华先生微微垂首:“太傅,我非富贵中人。”老人微叹了口气,看了崔远钟一眼,崔远钟会意,端起熬药的炉子走到院子里。老人这才轻声道:“华先生,这次不是请你为官,而是请你随赵王到扶英去。”华先生抬起眼,脸上也微微现出惊讶的神色:“赵王要去扶英?”“正是,我将华先生的对策转呈赵王,赵王殿下深以为然。赵王虽在诸王中较得陛下喜爱,奉旨坐镇东都,但究竟不是太子。如今太子与楚王秦王争嫡,赵王必不能自安,陛下春秋已高,若是有什么变故……”说到这里,老人轻咳了声,与华先生交换了一个眼色,又道:“正如先生所言,在内易起萧墙之祸,在外可观成败之机。赵王会尽快请命出使扶英,因此托我请先生随行,一则先生剑艺高明,可以保护赵王以防刺客,二则要借助先生才智。”华先生又垂下头,一缕调皮的头发从他额间坠了下来,将他白皙的印堂遮住。过了会儿,他笑了笑:“如今魔石武器虽是珍贵,但赵王要弄几件来并非难事,有魔石武器护卫,要不要我这几手耍剑的技艺也无所谓了。”“先生!”老人斑白的头发因为他情绪有些激动而摇晃起来,“先生,此次去扶英,赵王并不仅仅是为了避祸!”“哦?”“扶英这三十年来,日新月异,虽不过是弹丸岛国,国力却日渐增强,民殷国富,兵强马壮。其国内魔石之技艺已广泛利用,上半年有人为赵王在开定造的魔石之车,便是自扶英学来。若是国内真有祸患,赵王此去不惟避开祸患,更是为了能博采扶英治国之策,兼收扶英魔石之技,以图中兴我大余。”老人声音越来越低,到后来几乎轻不可闻,“先生便不是为了赵王,也应为今后大余百姓而出手相助!”华先生缓缓点头:“这应是赵王令太傅转告的吧!”“自然是赵王授意。”“赵王既是寄国士之厚望于我,我不得不尽己之能以报。”华先生目光深远,“赵王何起动身,我便何时随行。”轩辕望咬紧牙,用尽力气拉动绞索,将装着沉甸甸砖坯的吊板拉了起来。待在窑上方的几个少年将盛着砖坯的吊板拉过去,再将一小车一小车的砖坯卸下来,整整齐齐垒在窑上。轩辕望擦了擦额间的汗,窑里还残留着上次烧砖时的温度,四面又不通风,因此格外闷热。轩辕望只略喘了几口气,又一车砖坯推上了吊板。轩辕望又咬紧牙,再次开始他已经重复了许多遍的活儿。窑里除了这些少年沉重的呼吸声与绞索的咯吱声,没有别的声音。轩辕望微微叹了口气,一个少年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在窑里引起沉闷的回声。“小子,加把劲!”那个笑的少年一面搬动砖坯,一面道:“你是哪来的?”“华州府来的。”轩辕望向这个少年微笑了一下,阴暗的窑里,他那口白牙分外晃眼。“来多久了?”“昨天才到。”“你运气不错,一来就找着活儿了,我是安原府的,来这混了两三个月才找着这份差事。”这个少年有些健谈。“哦,我在这不是做活,我是求师学剑的。”轩辕望纠正道。“哈哈哈哈,你小子还不明白吗,我们全是董千野以招收剑艺弟子之名骗来的。”那少年大笑起来,“说起来,你还要叫我一声师兄。”“不会吧!”轩辕望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那董千野虽然有些市侩气,但在自己面前耍的那一手剑却是有真才实学的。“笨蛋,董千野是不是对你说,你资质非凡,他爱你才华,所以要收你为徒?”“是啊!”“董千野是不是对你说,你要学剑,先得从入门开始,剑之技艺,一在眼疾,一在手快,一在力强?”“是啊,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那个少年停住手来,摇头道:“狗屁道理,他是不是对你说,先在这砖窑里做活,这里的活既可以增强你耐力,又可以让你变得眼疾手快?”“是啊……难道说……”“正是,他对我们每个人都说了这一通话,其实是将我们骗来做不要工钱的窑工!”其它几个少年都哄笑起来,轩辕望“啊”了声,看来自己真的上了个大当了。“又在胡说八道什么!”窑外有人听到里头的哄笑声,一个汉子挥着根两指粗细的木棍走了进来。原本笑着的少年立刻收敛了,闷声不响地干起自己的活儿。轩辕望向那汉子看了一眼,那汉子手中木棍披头就打了下来:“看什么看!”轩辕望一缩脖子,但那汉子出手奇怪,木棍仍然重重打在他的肩上。轩辕望痛得一松手,拉起一半的绞索“噗”地松开,吊板重重砸在地上,上面的砖坯也大多被撞裂来。“乡巴佬,你作死啊!”那汉子勃然大怒,木棍飞舞,轩辕望左躲右闪,但那汉子每两击总能击中他一次,轩辕望很快就发觉,那汉子竟是将木棍当作剑在使。“为什么打我?”那汉子总算住了手,轩辕望胳膊上、脸上却已是青一块紫一块,他厉声问道。“打你是因为你不懂规矩!”那汉子倨傲地道,“我是董老师门下三弟子,这个窑里一切归我打理,你这乡巴佬不老实干活,就是欠揍!”轩辕望禁不住呆了一下,没想到这个蛮横的汉子竟然是董千野的三弟子,那岂不是自己的三师兄?想到窑里那几个少年说的话,轩辕望心中上当受骗的感觉更浓了。见轩辕望不作声,那汉子以为他怕了,哼了声又道:“乡巴佬,你记着了,我叫胡动,今晚你就不要吃饭了。”轩辕望回头看了看窑中其它几人,发现他们都闷声不响在干活,显然对这个叫胡动的甚为畏惧。轩辕望想要发作,但想到董千野那手迅雷不及掩耳的快剑,他心中又升起一线希望来,或许,自己努力干活,努力与这“三师兄”搞好关系,便可以得到董千野的青睐。“对不起……三师兄,我错了。”他吸了口气,不知为什么,剑艺对他的吸引力是越来越大了。看到这个乡下来的小子低下头,胡动心情愉快了许多,他向偷偷看过来的其它几个少年瞪了一眼,道:“看什么看,你们几个杂碎,这乡巴佬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你们也不懂么?”一时之间,窑里的少年都自顾自地干活,胡动瞧了会儿,觉得窑里太闷,便又出了去。确定他离开后,那起先说话的少年轻轻呸了声,道:“狗日的,什么玩意。”这少年粗口说了出来,轩辕望心中也觉得有些快意。他向这少年笑了笑,道:“我叫轩辕望,你呢?”“朱顺。”少年低声道,“董千野六个正式弟子都不是东西,就知道欺负我们。若是我练成了剑艺,非一个一个将他们打倒不可。”听出朱顺对于董千野这个师傅谈不上什么尊敬,轩辕望心中却不觉怪异。另一个少年轻轻笑道:“前些日子里,剑痴凤羽不是找上门来么,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我可是亲眼看到的,那才叫痛快。”“就是就是,你方才瞧着胡动腿脚还不太灵便吧,就是被凤羽一脚踹的。”又一个少年道。众人都轻声笑了起来,似乎击败董千野六个弟子的就是他们。轩辕望也随着他们笑了,只不过,他的心却又回到早晨与凤羽的那场大战中。有梦的少年,总能将身体上的苦痛置之度外,沉醉于自己勾勒出的美好未来之中。

  5月11日,从中国政府采购网获悉,海绵水环境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作为牵头人与山东七星园林建设有限公司中标砚山县乡镇及农村污水治理和垃圾收储运PPP项目,本项目预计投资29603.99万元。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三方争宠(34/72)
下一篇:没有了

主页    |     新闻资讯    |     香港挂牌平特一肖    |     内幕资料    |     高手公式资料    |    

Powered by 香港挂牌平特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