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千野嘴角边却掠过一丝狞笑
发布日期:2020-06-04
时光飞逝如电,转眼间,轩辕望来到东都已是一个多月了。初冬时节的东都开定繁华依然,喧闹依然,惟有街道两旁的树上,枯枝败叶代替了往常的繁茂。轩辕望的适应能力极强,虽然时间不长,他却已经习惯了东都的生活。每日早晨的馒头代替了他在华州时的稀饭,让他力气长了不少,而东都人嘴中“乡巴佬”的称呼,他也已听得麻木了,反正在东都人心中,除了开定本地人就都是乡巴佬儿。这些日子来他越来越失望。与凤羽比剑之后,绯雨回忆起的剑式是多了不少,但却没有多少适合初学者的,而那个强收他为徒的董千野,除了让胡动装腔作势驱使他们做工外,根本不曾传授一剑一式。只是偶尔能看到胡动师兄弟懒懒洋洋地练剑,他们基础还算不错,但下的苦功不够,即使是轩辕望这样只向绯雨学了些入门招式也可以看出他们真实水准有限。但这几日说来也怪,董门六弟子都开始拼命练起剑来,便是董千野,也不见他外出与商贾们谈生意,而是喜滋滋地在家中闭门练剑。眼见他们练剑,而自己却在窑里烧砖,轩辕望心中痒痒的,却又不敢提出来,这些日子他可没少挨胡动的棍子。“笨啊,你可真笨!”绯雨偏着头道。此刻是休息之时,轩辕望躲在院子一角无人之处,绯雨便从剑中跑出来嘲笑他。“我怎么笨了?”轩辕望问道。“拜了个骗子作师父,你当然没用。我看那个董千野,虽然会使三招两式剑,其实是个奸商,骗你来做不要工钱的小工呢!”心中知道绯雨说的八成可能是真的,但轩辕望还是抱有一线希望:“他既精于剑,不会做这样有损身份的事吧?”“阿望,你还不是一般的笨啊!”绯雨从假山石上跳了起来,道:“你看你都来了一个月了,他教过你什么没有?”“那……那我该如何是好?”轩辕望苦恼地道,“我也知道这其中必有缘故,但我一直想这是师父在考验我,只要我好好做事,师父迟早总会传我剑艺的。”“阿望。”绯雨忽然叹了口气,轻轻叫着轩辕望的名字,看见轩辕望如此老实,她也不忍再捉弄了,“你去与董千野问明白不就行了?”“是,绯雨,还是妳聪明。”轩辕望道,他早有心去问问董千野,但又拿不定主意,绯雨再提出来,他便下定了决心。轩辕望来到董千野练剑的剑室,此时剑室里除了董千野与他的徒弟们,尚有其它几个习剑者。他们正专心练剑,过了一会儿,董千野才道:“小子,你来这做什么?”“我……我来向师父学剑。”董千野微微一怔,与几个弟子对视了一眼,都哈哈笑了起来。胡动道:“乡巴佬也想学剑?你凭什么要学剑?”轩辕望道:“师父收我为徒时说了要传我剑艺。”董千野脸色一沉,道:“你是说我言而无信,答应传你剑却没有传?”轩辕望本不善辩论,听了董千野的责问,脸都红了都来:“不,不,徒弟不敢,只是入门一个多月,师父还不曾……”“不必多说了。”董千野冷冷瞪了轩辕望一眼,“胡动,这小子是归你管的吧,告诉他要想得我授剑得有什么条件。”胡动道:“乡巴佬,我们师兄弟拜在师父门下,是缴了一百两学剑费的,你小子可有钱缴学剑费?”轩辕望听到一个钱字,心就灰去了一半。他喃喃道:“可是,师父既收了我为徒,总得传几式给我……”“滚出去,我们时间紧,没空同你啰嗦!”董千野勃然大怒,这个不识趣的小子当着外人在竟敢来吵闹,看来是胡动管教得不够了。轩辕望慢慢抬起头,正视董千野,过了会道:“既然师父不愿传我剑艺,还请允许我离开。”“离开?”胡动没有董千野的心思深沉,一听到轩辕望竟敢胆大包天地提出要离开,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离开就别想要你的路引,没有路引,你行不过三步便会被官府抓起来!”轩辕望猛然想起,自己刚入门时将证明自己来自何方的路引交给了董千野,想来那时董千野便防着这一天了。他心中涌起一阵激愤,倒不是为了董千野骗了他,而是为董千野身为剑师却如此下作。“算啦,算啦,这小子曾给董剑师磕过头,好歹也算上董剑师的弟子。”见气氛很僵,一个在这里借董千野剑室练剑的人道,“不如这样,董剑师让一位高徒出手教这小子几式,省得这小子到外头乱嚷嚷。”轩辕望感激地向那人点点头,董千野嘴角边却掠过一丝狞笑,那人出的主意表面上看是帮轩辕望说话,实际上那人的意思,是让董千野的徒弟教训轩辕望一次。董千野的弟子再不济也都练了十余年的剑,而这轩辕望乡下来的穷小子,最多跟那个小地方的剑手胡乱练过几式,要收拾他容易得紧。“既是你执意要学,那么我也不好不授。”董千野咳了声,“胡动,去教教你这师弟,不要伤得他太重了,窑里还缺人手。”胡动听得大喜,他挺剑来到轩辕望面前,笑道:“乡巴佬,你还带剑来了?”轩辕望拔出自己的那柄邪剑,他听出胡动的笑声中不怀好意,因此全神戒备。众人见他起手式有模有样,都禁不住咦了声。“这小子的起手式很古怪啊!”那个出主意的剑客道。“哼,外行人胡闹罢了。”董千野淡淡地道,心中却“登”地一下,他虽然人品不端,但剑师的见识还是有的,轩辕望的起手式他曾听师门长辈说过,这是古时剑客常用的一种起手式。胡动却瞧不出轩辕望这起手式有什么特别,他挥动钢剑,也顾不得什么起手式,直接就扫向轩辕望胸前。他拿定主意,虽然董千野吩咐他不要重伤轩辕望,但皮肉之苦是少不得要让轩辕望吃吃的。轩辕望见他出手迅捷,架式倒挺吓人,禁不住向后退了退。胡动一剑便将轩辕望逼退,心中一喜,剑式就更快。他想三招两式就将轩辕望揍趴下,这样在师父与同门师兄弟面前才有面子。轩辕望又退了一步,侧身避开胡动这一式。连着躲了数招,轩辕望发觉胡动出剑远不如董千野迅猛,与那天见到的凤羽比也颇有不如,心中便静了下来,挥手刺出一剑。“叮”地一声,两人剑首次撞在一起,胡动觉得手上一麻,心里骂道:“乡巴佬有几斤臭力气。”正要反击过去,但轩辕望出了第一剑,第二剑便又刺了出来,逼得胡动不得不回剑再挡。轩辕望使的是绯雨教他的入门剑式,使来使去就是那么几式,但他学剑练剑都极为专心,又颇有习剑的天赋,因此这几式连环施展出来,倒也流畅如风,再加上胡动小瞧了他,给他一阵急攻逼得手忙脚乱。胡动剑式得到董千野真传,精妙之处远胜于轩辕望,因此当轩辕望将自己会的几式用了几遍后,胡动便扭转了局面,逼得轩辕望又步步后退起来。轩辕望心中越急,手中剑式就越散,到后来他架上七、八剑才能反攻一次。胡动有意折磨他,剑不断自轩辕望身边掠过,将轩辕望身上划开十余道浅浅的口子,一时间,轩辕望身上鲜血淋漓。听到周围的人纷纷发出噗笑,轩辕望心中的慌乱反而止了下来,一股激愤自内心深处升起。他为人随和,但若是被人激起了怒火,那就是谁也无法阻拦得住的了。胡动见他身上添了十余道伤口仍不肯弃剑认输,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便有意在他脸上再划上一道,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让他一辈子见不得人,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因此剑尖稍抬, 黄大仙精选资料二四六将轩辕望剑引开后剑势一转,直刺向轩辕望左脸。此刻轩辕望已经怒极了,他猛然向前一冲,也不管胡动的剑,一挺手中剑直刺胡动左肋。胡动见轩辕望情急拼命,只得回剑挡开轩辕望这一击。这短短一瞬间,轩辕望忽然记起,自己曾被绯雨带到那片似真似幻的竹林中,在那见到一个人影使出一招精妙剑式,自己还曾努力练过。心意一到,他手腕左右一摆,原本黯淡的剑上忽然发出银色的光芒。董千野本来见到轩辕望情急拼命,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虽然他不将轩辕望放在心上,但出了人命毕竟会有些麻烦。但当轩辕望剑上光芒闪起时,他脸色大变,挺剑便扑了过来。胡动只觉得轩辕望剑上射出了凌厉的罡风,一柄剑忽然变成了十余柄剑,像是雨后竹林,忽地长出数不清的竹笋来一般。急切间他挥动自己的剑护住头胸要害,拼了命向后退开,但轩辕望上发出的剑罡极凌厉,噗噗地随着剑影而来,他再也无法看清轩辕望的剑式,更无法抵挡,就是轩辕望自己也无法收住手。正当胡动与轩辕望都被吓得大叫之时,“铮”地一声,董千野的剑到了,正格在轩辕望与胡动两剑之间。这一剑董千野用了七分力,胡动的剑立刻脱手飞了起来,而轩辕望虽然也觉得手中疼痛难忍,但他咬紧牙,还是将要脱手飞出的剑握得紧紧的。剑室之中陷入死一般的宁静,众人都被轩辕望那一剑惊得发不出声,直到胡动的剑从空中落下,掉在地上发出“铛啷”的声音,众人才回过神来。胡动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就在方才,他已经感觉到轩辕望剑气穿透自己的格挡,击在自己心口,只要轩辕望剑再向前递出三寸,自己不死也将在床上躺个半年。从生死关头走回来,让他精疲力竭。“这一剑,你是从哪学来的?”董千野脸上不见喜怒,轩辕望在他七分力下仍能握住剑,让他大吃一惊,但他脸上反而毫无表情。“我……我也不知道……无意中就……用出来了。”轩辕望回答得断断续续,他几乎杀了人,让他心狂跳不止。董千野深深地看着轩辕望,似乎是想从他脸上看出轩辕望说的是真是假。从他内心深处,他也不相信轩辕望能施展出那样的剑式,但他更不相信那一剑是巧合。一个只会几式入门剑式的人,是不可能用剑发出剑罡的。“轩辕望……”这时,他才想起这个自己在大街上拉来的“徒弟”名字,过了会儿,他脸上浮起笑来:“望儿,倒是我小瞧你了,从今天起你就不必再去窑里了,跟着我在这学剑,我定然会倾囊传授予你。”轩辕望虽然老实,却并不傻,这董千野前倨后恭,必定另有打算。他正思忖该如何作答,那跪在地上的胡动也缓过气爬了起来:“师父!”“没用的东西,从今日起,你也下窑干活,由望儿负责。”董千野却没有给他笑脸,沉声喝骂了一句。胡动急得双眼乱转,还是那出主意的人为他解了围:“董剑师,你收了个天资过人的徒弟,可是件大喜事,瞧在新徒弟的份上,就不要太为难老徒弟吧!”董千野嘿嘿笑了笑,拉过轩辕望向那人道:“还多亏了施兄提议,否则我这好徒弟定然被埋没了。望儿,这位施卓然,是玉剑门的剑匠,你得唤一声施师叔。”“施师叔……”董千野与施卓然一唱一和弄得轩辕望不由自主唤了一声,施卓然上下打量着轩辕望,啧啧道:“若不是董剑师,高手公式资料想来也收不到这样出色的徒弟,董剑师,你这新徒弟很对我胃口,能否让他陪我练练?”董千野心知施卓然也看出轩辕望方才那一剑绝非偶然,想绕着弯儿从轩辕望手中将那一剑学去,他微微一笑道:“施兄弟,望儿身上有伤,待他伤好之后再陪施兄弟也不迟啊!”施卓然心中暗暗骂了声,脸上却笑容依旧:“这东都城中有的是名医,我带这位望师侄去治伤吧!”提到东都城中的名医,两人心中都是突地一下,想起两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来,不由得对望了一眼。董千野道:“不必,不必,一些皮肉之伤,我有现成的药。施兄弟,我领望儿去上药,你先替我带带徒弟。”也不等施卓然再说什么,董千野将轩辕望拉着便出了剑室。“那个叫施卓然的,口蜜腹剑,你少和他往来。”在书房中为轩辕望包扎好伤口,董千野道。“是,师父。”“望儿,你莫怪我将你们叫去烧砖。”董千野坐到自己的位子中,长长叹了口气,“如今剑艺不足以维生,我若不开一家砖石作坊,这剑室便无法维持下去,你看施卓然,他之所以待在我这儿,无非是我这不仅有吃有喝,而且还有无论刮风下雨都可以用来练剑的剑室。望儿,如今天下,习剑不易呵!”轩辕望垂下头,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觉,董千野对他的称呼越是亲热,他越觉得不自在。但董千野说的道理他却明白,以往剑客总可以收到一些富豪子弟为徒,甚至可以凭借自己的剑艺求官,可如今,一个剑客要习剑,要维持生计都不得不另想他法。人品高些的,像丁垂云便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次之的像董千野便兼作商人,再次之者,只怕真要沦落到凭借剑艺为非作歹强取豪夺的境地。董千野长长叹了声:“阿望,剑艺衰微,如今却有一个重振剑艺雄风的机会。只要我们能抓住这个机会,定能让我八臂剑门剑艺发扬光大,让天下剑客重新扬眉吐气。”“什么机会?”轩辕望听他言语极为热切,看来这个机会真的非同小可。董千野道:“赵王千岁将在一月之后召开英雄会,让全东都的剑客、拳师比试,他要择优胜者为师。”轩辕望吃了一惊,元始皇帝之时,各位王子都有自己的剑艺师父,但这几十年来,皇家以文治国,再也不曾聘过剑艺师父,连带着达官贵人们也少有学剑者。而这赵王是当今皇帝爱子,若是他请了剑艺师父,天下剑客确实能扬眉吐气一回,剑艺之衰微,也许会因此而改变。“赵王千岁深得今上宠爱,若非庶出,极有可能被立为太子。虽是如此,陛下还是将他封在这东都重地,若是能成为他的剑艺师父,望儿,我们八臂剑门在东都就是一等一的大剑派了。”眼见董千野轻轻拍着大腿,满脸是抑不住的兴奋,轩辕望内心却很平静。他也喜欢荣耀,但他更喜欢剑艺本身,因此董千野对荣华富贵的热衷,反而让他有些瞧不上眼。不知怎地,董千野的神情,让轩辕望想起听说过的那个高价买了精美的装珍珠盒子,却将真正有价值的珍珠还给卖者的故事。轩辕望垂下头,不让自己脸上的神情露在董千野面前。董千野见他并不怎么兴奋,微微笑了笑:“阿望你还小,不明白对于一个习剑者来说这意味着什么。赵王千岁将这英雄会定在十二月初八,距今还有三十四天,这些天你就随我在剑室中专心练剑,其它一切事情都不必管了。”“可是……窑里其它的师兄弟们呢?”听到轩辕望念念不忘同他一起在窑里烧砖的那些少年,董千野脸色沉了沉,但立刻又恢复正常。轩辕望击败胡动的那一剑实在精妙,董千野可以看出其中至少有七种变化,若是能将这一式学会,自己在英雄会上优胜的希望就会大增,万一轩辕望除了这一式还有其它更精妙的招数,没准自己甚至可以在这次剑会上成为举国皆知的剑宗。这种诱惑对于董千野太大了,因此他甚至有些讨好地道:“阿望既是念着你这些师兄弟,不如就让胡动传他们入门剑式,让他们半日做工半日习剑,如何?”轩辕望点了点头,过了会儿又道:“师父,这英雄会究竟是如何参加?”“哈哈,东都的每个门派,可以派出两个人参赛,一个师父,一个弟子。”听到轩辕望提起英雄会,董千野精神一振,“我们八臂剑门就咱们师徒俩报名,到时定要让东都各剑门的好手们大吃一惊。”“我?我不成!”轩辕望满脸通红,他自知不过是刚开始学剑,虽然由于绯雨将他带入亦梦亦幻之境学到了一招精妙剑招,但论及剑技,比起胡动尚有一段差距。董千野哈哈笑道:“无妨,无妨,这一个月我传你一些精妙招式,你再把你方才施展的那一招练熟来,就是一个剑匠也未必能在你手中讨得好。”轩辕望还要推辞,董千野拍了拍他的肩道:“不必多说了,时间正紧,剑室中有外人在,我不方便传你剑艺,我就在这教你几式,你好好去练。你方才一招极为精妙,不可被外人学去,夜里再练这一式。”轩辕望听到传他剑艺,心中大喜,把到嘴的推辞改成了道谢。董千野摇了摇头:“咱们师徒之间,有什么谢不谢的。”董千野将八臂剑门入门口诀低低念了几遍,轩辕望记忆力极强,听了两遍便能背出来,董千野一句句为他讲解,轩辕望一边听一边提出问题。虽然董千野是别有用心,但他向来以剑技自负,轩辕望每每提问又正好问在他痒处,他原本只想稍稍传轩辕望一些以骗取信任,但到后来一个学得专心一个教得痛快,竟然是欲罢不能,直到天色大晚二人才停了下来。“望儿,你学剑资素果然出众。”董千野此刻心中倒是十分愿意收下这个徒弟了,自己那六个正式徒弟学剑之时,只一昧知道自己怎么说便怎么练,而轩辕望则往往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况且这孩子虽然起步晚了些,但全身经脉却像练了十多年一样通畅,若是收在门下,过个三年五载便足以在东都年轻一代中称雄了。“多谢师父夸奖。”轩辕望道。“你先在这里再温习一下,我出去将一些俗事安排好。”董千野的书房虽称为书房,实际上除了帐簿没有几本书在,地方也较为宽敞,勉强够轩辕望一人练剑。董千野离开之后,轩辕望默忆着八臂剑门的入门剑诀,手中剑一式式慢慢施展出来。书房里静悄悄的,或许是董千野出去后吩咐不许人来打扰,虽然门外一片漆黑,但屋里的烛火让轩辕望可以清楚看到自己手中剑划出的轨迹。“八臂剑门”顾名思义,是因为这派剑法在施展起来时迅捷无比,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生出八只手臂,同时在使八柄剑一样。轩辕望练了一会儿,忽然听见绯雨在旁啧啧道:“总算学到点真东西了。”“绯雨妳什么时侯出来的?”轩辕望此刻心情极好,见了绯雨模模糊糊的影子时满脸都是喜色。绯雨瞧他看见自己竟如此高兴,心中一慰,下面挖苦的话便没有说出来。轩辕望道:“绯雨,妳看师父终于传我剑了!”“哼,是想骗你吧!”绯雨心中想,嘴里却道:“是啊,也不枉你烧了一个月的砖。”不知为何,有绯雨在旁,嗅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听着她清亮甜美的声音,与她分享自己有所得的快乐,轩辕望只觉心中极为舒畅,练一天剑带来的疲乏似乎都消失了。他将董千野传他的五式剑技连贯施展开来,虽然离“八臂”还远,但倒也有模有样了。“怎么样绯雨,我练得还好吧?”“嗯,以初学者而言,阿望你练得极快了。”绯雨柔声赞了一句,但她又道:“不过,你方才这几式剑如果能连起来用那就更好了。”绯雨虽然将自己为何被封在那柄邪剑中、自己以前的剑技都忘得差不多了,但她对剑技的敏锐感觉却是无人能及的,因此只看了一遍就知道轩辕望这几式剑最大的缺陷是什么。“妳的意思是,前一式与后一式之间,不应有什么变招停顿?”轩辕望一点便通。“是,也不是。你发觉没有,变招停顿之时你的剑式便会慢下来,若是你练了许多年,熟能生巧自然不会如此,但如今你刚开始学,很容易被人瞅准你变招之时攻个措手不及。”二人讨论起剑艺来都极投入,直到听见外头的脚步声,绯雨才慌忙回到剑中。董千野一面笑着一面走了进来,双眸在屋中转了转,奇怪地道:“望儿,你方才在与谁说话?”“啊?师父,我练得专注,在自言自语。”轩辕望心知绯雨之事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晓的,一来别人未必会信,二来他有些担心别人知道了会抢走自己的剑,因此便撒了个谎。他原本不善撒谎,故此满脸通红,落到董千野眼中又增了几分疑心。“先歇上一会,吃了饭我们去剑室练。”董千野若无其事地道。在董千野格外“关照”下,轩辕望一连十余日几乎都足不出户,专心专意在练剑。董千野因为他好学善问,点拨之时倒不曾搪塞,轩辕望又肯下苦功,因此他进步极大,十来天功夫就将八臂剑门的一套入门剑法练得七分熟练,与几位师兄试剑时也能有模有样地打上半晌,但他那招精妙的剑式却再也没施展出来过。白天轩辕望在书房中自己练习,董千野每到深夜便与他二人在剑室中揣摩那一式,越是专研越觉那一式千变万化,绝不简单。施卓然倒一直不曾死心,经常借故与轩辕望在一起。轩辕望记着董千野的吩咐,任他如何玩花样,就是不肯在他面前再施展那一剑式。施卓然寄人篱下,也不敢做得太过明显,心中虽是百般挂记,脸上却还得装出一团和气。整个东都的拳师剑客几乎都被赵王的英雄会所吸引,只要有那么三招两式绝技者,便闷在家中苦练,以期能在英雄会上一举成名。而且赵王在东都举行英雄会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自外地来到东都开定的习剑练拳者络驿不绝,一时之间,天下有名的剑客拳师,有大半都到齐了。这些自外地来的不像东都本地剑客拳师那样熟悉情况,他们急于在东都扬名,少不得向本地有名的拳师剑客挑战。英雄会尚未开始,东都城中便打斗四起。最高兴的莫过于凤羽了,东都城中没有哪个练剑的不头痛他,因此他找不着谁比剑,如今来了这许多人,他只恨爹妈没给他生出七、八个身体,不能全部打遍。这些事情将东都闹得沸沸扬扬,只有一心在练剑的轩辕望全然无知。因此,当这天中午他听到有人来挑战时,怔了一怔。“蜀川白云山章日升来挑战?”听到朱顺跑来报信,轩辕望奇道:“这白云山很有名么?章日升是不是很厉害?”“天啊,你还是学剑的,连蜀川白云山都不知?”朱顺夸张地道,托轩辕望的福,这些日子他们只需做半日工,其余时间跟在董千野的几个弟子后头胡乱学剑,因此他对轩辕望分外亲热,“蜀川白云山可是天下九大剑门之一,章日升号称‘烈日起平川’,是一位剑师啊!”“一位剑师?”轩辕望觉得自己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已经打起来了么?”“还没呢,我就知道你想看,所以赶紧来叫你。”不等朱顺说完,轩辕望匆匆便向剑室奔去。还没进剑室院子,他就听到剑气噗噗破空之声,心中一惊,生怕自己已经到晚了。

原标题:《尘埃5》正式公布!确认登陆Xbox Series X主机

  排列三第2020065期开出奖号:199,其类型为:组三,直选形态为:奇奇奇、小大大、100路、热热温、质合合。

,,香港王中王网站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汉廷宫枢(35/72)
下一篇:没有了

主页    |     新闻资讯    |     香港挂牌平特一肖    |     内幕资料    |     高手公式资料    |    

Powered by 香港挂牌平特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